人類的嗅覺雖然不及動物(狗狗的嗅覺是人類的一百萬倍,這可以解決你一個疑問,就是為什麼住在4樓的你半夜回家,連鑰匙都還沒拿出來,你的狗便興奮的鬼吼)
 但是對於各種氣味帶給人類大腦的影響跟刺激,卻是比狗狗來的複雜多了,氣味不僅只是在生活環境裡帶給我們許多種情緒上的連動。好比說瓦斯 原本是一種無色無味的氣體,為了利用嗅覺提醒外漏的危機,所以煤氣公司在瓦斯裡加進了一種叫做甲基硫醇的劑體,聞起來就是令人不舒服的味道,也就是現在的瓦斯味了,
 這種臭臭的味道代表了警告與危險,我比較好奇的是當初誰規定要利用臭的氣味來代表危機與警告,而不是添加香味,
 看看自然界裡的好示範,可能可以找到答案。
 臭鼬遇到危險的時候散發出來的味道充滿敵意與不悅,跟麝鹿身上的香腺囊比起來
,似乎決定了兩個物種的命運,除了不會有人想提煉臭鼬的腺體來抹在身上之外,雄麝鹿一定也搞不懂自己為什麼一成年就會因為自己身上的一個不起眼的腺體,必須連命都丟了
(麝鹿的香腺囊一定得要成年才可以採用,幼鹿分泌出來的指不過是膿狀物,相信我,你不會想要把那種東西抹在身上的)
 當然麝鹿的小悲慘命運,也是因為人類自私的想利用麝香可以令人興奮,甚至催情的效果。

 既然連性衝動這件事,我們都必須耍個小手段,灑上多種令人意亂情迷的香氛,那更別提一些生活上對香味的記憶,
媽媽拿手的蒜苗臘肉,
你家小狗腳底聞起來像A菜的肉墊,
老家巷口外省伯伯炸的臭豆腐,
跟好友鬥牛完的襪子,
甚至是給剛進門工作了一天的老婆一個驚喜,不故一切的把她壓倒在客廳沙發上激情30分鐘,
你可以在她的襯衫上聞到事務機器油墨特別的氣味,
也可以在頸子後面聞到滿是紙張的辦公室的氣味,
還有公事包上皮革的氣味,我想這就是所謂"OL的氣味"吧!

      一種味道,一縷香氣,是真的會挖掘記憶的,
 12年前的那個女孩,我用婚約承諾她的下半輩子,以為自己是全世                    界最愛她的人。
  沒有5星級的排場,也沒有親戚的祝福,在自己打工的美式餐廳裡,一個晴朗的週日,我們完成了終身大事。
  我永遠記得她背著陽光,從鑲著金銅框的落地門走進餐廳,我抱著一大束香水百合,迎接我的摯愛,
 她是個中韓混血,身材圓潤,皮膚白皙,有著迷人小眼睛的高挑女孩,
當時我們都窮,一件公主袖低胸小洋裝,加上一雙純白的布鞋,她是我眼中最美的新娘,
 我們靠著餐廳大廳裡放著一輛哈雷機車,拍下唯一一張算的上結婚照的相片,
我緊摟著她的腰,她眼框中淚水咕嚕咕嚕的打轉,這時從她頸子邊,我聞到了令人難以忘記的香味,這個香味是當天我們承諾的記憶。
 雖然我們的婚姻並沒有維持很久,但是在往後的幾年,只要在人群之中飄來這個香味,我就會向小狗找乳頭一般的在人群中失神的東張西望,
 一直到雅詩蘭黛再也不出那一瓶香水為止。雖然在人群中再也聞不到熟悉的味道,但是只要閉上眼睛,似乎就可以回到12年前的那天,
         她頸子後面傳來像小baby洗完澡一般粉嫩的香氣。

       在偶然的機會裡,去了朋友的聚會,一開始跟主人C並不是很熟,但是她的好客讓我留下深刻印象。
 C是廣告公司企劃,你要知道在廣告公司的女性,通常都得犧牲正常上下班,飲食習慣還有性生活,更別提什麼正常休假還有員工福利,如果說廣告人都是瘋子,那廣告女人就是執著的瘋子。
 C是我看過最不陰沉的廣告女人,她的態度積極開朗,熱愛生命,同時是許多愛護動物單位的義工,會4點起床參加馬拉松
(你不會知道一般廣告人對於可以多睡10分鐘這件事情有多重視)
 C一個人住在中和的新大樓,大面落地窗配上studio式的家具擺設,十足展現她簡單直接的個性,
 整個空間裡沒有超過眼睛高度以上的擺飾或畫作,證明她是個不喜歡壓力的人,十幾坪大的套房在她的巧手之下看起來大的多,幾乎每天都有朋友到她的窩玩耍,她也樂於這麼做。
 另外有一個有趣的是,她的浴室大的像豪宅規格,裝潢的比其他任何地方奢侈,因為C很注重洗澡時間帶給她的放鬆,
 綠色系馬賽克牆面,粗石版地面配上中置式浴盆,竹梯毛巾架分外有味道,C擅用規則與自然生成物的衝突,即便只是洗個手,也想在浴室多待幾分鐘。
 在靠近中置浴盆旁邊,有一個用皮與不鏽剛結構而成的2層活動小矮櫃,上下層都堆滿了瓶瓶罐罐,
 我注意到了它們大部分都是飯店附贈的清潔用品或是保養品,而且每一瓶都有用奇異筆寫上一些字,有些是人名,有些是地名,還有一些瓶子還粘著一張張的拍立得,拍的都是各式各樣的浴室,照片背面也寫著地點跟日期,
  法國,西班牙,義大利,日本,國家多到我都記不住,
但是下層的,大部分是台灣飯店,看起來比較不常用,也都有名字跟日期,
有些看起來很舊很舊了.因為浴室濕氣的關係,照片也變的黃黃的,上層的小瓶子裡都剩下不多的內容物,
 下層的瓶子裡大多都是幾乎滿的,上下層加起來差不多百來瓶。
也許是我在裡面好奇太久,忘了外面男男女女的喧鬧,C這時拿著一杯紅酒走進來
    (忘了提,她家浴室是開放式,真的沒有門)
對我說[你想知道它們的故事是吧!]
想啊!如果它們是好故事的話!
接著C把浴室裡面的香氛蠟燭點上,坐在浴盆邊,看著那些瓶罐說
[我每去一個國家,住進哪一家旅店,我就會帶走它們,或是跟旅店買]
那上面的名字是?我問
C說[那是當時陪在我旁邊的人,男人或女人]
所以照片就是你用拍立得把那些浴室都拍下來摟?
[聰明!]她說[我很注重浴室,甚至比誰陪在我旁邊還重要,所以我寧可拍浴室]
那你都不會想念寫在瓶子上的那些人嗎?
[會阿!]C說:[所以我把它們寫在瓶子上,每一瓶的獨特香味,都喚醒我一段快樂的時光,也許是沐浴精,或是乳液,讓我想起誰體貼的滑過我全身,或是我滑過他]
所以上層每瓶幾乎都快用完,代表妳比較快樂的回憶,是嗎?那......這瓶呢?
 我拿起下層其中一瓶,相當退流行的瓶身,電鍍的瓶蓋也氧化的差不多了,上面一個字都沒寫
 C喝了一大口紅酒,然後說
 [那瓶,代表我的第一次,很痛,不用寫名字,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

       

     

創作者介紹

0897

vjgeorg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ora
  • 有一段時間我也在猛聽<你的香氣>

    戒掉香氣
    就能戒掉你
  • 記憶
    很難抹掉

    vjgeorge 於 2007/10/03 03:04 回覆

  • kiddyking
  • 我想我知道为什么瓦斯的气味要那么难闻,因为难闻所以不会沉醉,如果瓦斯的问道是好,漏瓦斯的时候搞不好就醉死了

    记得第一次去买香水,试了很多只牌子以及味道,但是都没有找到一只钟情的。挑了很久,最终挑了朋友身上的味道,因为那是我最先闻到的香水味,三年之后才换第二种味道
  • 嗅覺習慣也是很驚人的

    vjgeorge 於 2009/05/23 18:18 回覆